探源汉字演变 破解汉字密码:第36期国学公益大讲堂成功举行

2020-11-22 11:46 [来源:国学践行] [作者:汪念]
字体:【

1_副本.jpg

第36期国学公益大讲堂现场

11月21日下午,由湖南践行国学公益基金会和湖南人极书院联合举办、长沙市老干部活动中心承办的第36期国学公益大讲堂,在长沙市老干部活动中心隆重开讲。大讲堂邀请到中国文字学会理事、人民日报总编室一读室主任、高级编辑杨立新博士,现场主讲《探源汉字演变 破解汉字密码》。

杨立新博士从文字学和书法学的角度探根求源,通过对所谓“错字”进行分析辩误,或为书写者和书写对象翻案洗冤,或破解历史文化之谜。他广博的知识、丰沛的情感、宏阔的格局,让现场听众振聋发聩。在近3个小时的时间里,参加本次大讲堂的200多名国学爱好者享受了一堂精彩的汉字精神大餐,深刻的感受到了汉字的神奇与魅力。

3_副本.jpg

杨立新博士正在授课

“天下第一错字”揭秘

民间流传的“天下第一错字”当属承德避暑山庄匾额上的“避”字,因为“避”字右边的“辛”部多写了一横。对于康熙皇帝为什么要多写一横,杨立新博士解释说,“避”字在楷书发展中出现了分化,“立”下或两横,或简省为一横,前者应为俗体字,后者则是正体字,“避”字多一横并不是错字。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孔府楹联上的“富”字和“章”字上,有说法“富”字少一点,寓“宝贵无顶”,章字破日而出,寓“文章通天”。杨立新博士说这也是古代俗体字和正体字的区别,并没有特别含义。

古人真的睁眼写错字?

《中国五大著名错字》中,将“明”写成“眀”非常普遍,有说法是清代文字狱厉害,文人在许多场合不敢直书大明王朝中的“明”,担心惹祸,但又不能绕过此字,于是把“日”易为“目”,意思是“睁眼写错字”,而杨立新博士解释道,“明”字自古就通“眀”字,并非错字。杨立新博士还特别介绍了“囧”字这种古字今用的现象。在现今的网络时代,“囧”作为表情符号广为流传,它外面的“口”被看做人脸,而“八”代表眼睛,其中的小“口”是人嘴,合在一起看,就是一张让人忍俊不禁的衰脸,所以被网民们赋予了郁闷、无奈、悲伤或尴尬等新含义。

“流”字少一点,“在”字多一点

历史上最著名的“少写一点”当属扬州大明寺“风流宛在”匾额,出自清光绪初年两江总督刘坤一之手,据说是刘坤一为追念曾在扬州任主政官员的欧阳修所作。“风流宛在”这四字中有两个“错字”:“流”字少一点,而“在”字多一点。而坊间有说法:原来,历史大名人欧阳修在扬州时是个“风流太守”,在扬州弄出不少风流韵事,刘坤一把“风流宛在”中的“流”少写一点,“在”字多一点,意思是希望他“少点风流,多点实在”。而据杨立新博士解释,早在东晋时期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中的“流”字就少了一点,而“在”字多一点也是古已有之,并不存在刘坤一讽刺欧阳修“风流太守”之意。

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在杨立新教授看来,类似这样的错别字还有很多,成因也各不相同。有的也许是无心造成的“历史笑话”,而有的却是有意为之,极具内涵。如果大家以后亲见,不妨留心观察,感知其理,难免会心一笑,必有一番风味。

4_副本.jpg

现场观众正在做记录

杨立新博士与国学大讲堂和国学践行研修班早就结缘。2019年9月21—23日,杨立新博士先后应邀为第36期和第37期国学班数百名学员授课,并受聘为湖南践行国学公益基金会专家、特聘教授。他为基金会留下多幅墨宝,用于公益拍卖之用。这次国学公益大讲堂,是他第三次应基金会之邀参加公益授课。

微信图片_20201122120026_副本.jpg

部分嘉宾合影

出席本次大讲堂的领导嘉宾还有长沙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、第十期国学班学员代表罗玉环,湖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副处长刘珍芳,长沙市老干部活动中心主任王瑞兰,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、第十期国学班学员代表熊飞,国防科技大学教授/博导、国防科技大学青年拔尖人才、国家网信办专家唐九阳,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、湖南践行国学公益基金会党支部书记、副理事长萧长江,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、OTC总经理 、湖南践行国学公益基金会监事会主席雷衍飞,湖南践行国学公益基金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,人极书院副院长田振和,湖南践行国学公益基金会监事会成员文钰、袁媚英等。

document.write('